菜单

传播西方军事新闻应强化二次把关意识,从美国军事新闻宣传手段看其左右国际舆论

2019年11月25日 - 军事热点

军事威慑,是威慑在军事领域里的运用。它是为了达到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目的,巧妙地运用军事力量以暴力或非暴力的手段,通过对彼方构成危险,造成心理上的不安全感,破坏对方的心理平

近年来,美国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等多场局部战争。与此同时,打响了一场场其激烈程度不亚于正面战场的舆论战。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探析美

军事威慑,是威慑在军事领域里的运用。它是为了达到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目的,巧妙地运用军事力量以暴力或非暴力的手段,通过对彼方构成危险,造成心理上的不安全感,破坏对方的心理平衡,以遏制对方或使对方屈服的行为,而要向被威慑方传递威慑方的军事优势和战略决心,就必须通过一定的传播方式和手段来实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几场局部战争表明,占有军事优势的西方发达国家运用传播学原理,借助大众新闻传播这个平台将军事威慑战略展现得淋漓尽致,从而以小的代价达成重要的战略目的,

近年来,美国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等多场局部战争与此同时,打响了一场场其激烈程度不亚于正面战场的舆论战。

这里所说的国际传播,指的是以民族、国家为主体而进行的跨文化交流与沟通,它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国际传播是指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包括首脑互访、双边会谈以及其他相关事务。狭义的国际传播是指以大众传播为支柱的国与国之间的传播,它是随着大众媒介的出现,随着信息全球化的逐步展开而兴起的,①本文主要讨论的是后者国际传播的初衷是为了加深不同国家、民族和文化之间的相互沟通和理解,以实现全人类的共同繁荣与发展,那么每一个国家和民族、每一种文化理应都拥有均等的传播机会,传播应该是双向的、对等的。但实际情况是,由于各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不同,当今世界存在着严重的“信息富有国”和“信息贫困国”两极分化现象少数西方发达国家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经济、技术和资本实力,控制着当今世界的信息生产和传播,造成世界信息传播的不平等,而在信息时代,信息作为一种战略资源,以它含有的特定观念、价值和意识形态,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和文化产生着重要的影响信息和传播上的劣势,将意味着国际竞争中的劣势,意味着受控制和受支配的地位②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探析美国近年来舆论引导惯用的做法,有利于深刻认识适应当今世界军事变革新格局,扎实做好我军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时舆论工作,

大众传播尤其是国际传播的实践表明,传播什么或不传播什么、在什么时候传播以及采取什么方式传播都有着一定的依据和标准。那么依据和标准是什么,又是由谁来掌握的呢?传播学四大先驱之一的卢因在1947年提出了“把关人”理论,他指出:“信息总是沿着包含有‘门区’的某些渠道流动,在那里,或是根据公正无私的规定,或是根据‘守门人’的意见,对信息或是商品是否被允许进入渠道或是继续在渠道里流动作出决定”。③因为任何国家、任何媒介的信息传播都是具有选择性和过滤性的,它们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和报道方针,从现实环境中“选择”出它们认为有用的部分进行加工整理,“一方面遮蔽和省略掉某些东西,另一方面又突出和放大某些东西”,并赋予一定的结构秩序,然后以“报道事实”的方式提供给受众,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人们把媒介揭示的某种“拟态环境”当成了客观环境本身,从而为一部分人运用媒介影响另一部分人的认知提供了可能。

据法新社2001年10月11日的一则报道称,美国各大电视网的负责人在参加国家安全顾问召集的会议后,同意不再直接转播拉登及其助手的讲话。这些电视网包括ABC、CBS、CNN、NBC和FOX等。不过,美国政府否认这是新闻检查白宫发言人弗莱谢说:“这是对媒体的要求,媒体自己作决定。”

地球村的日益形成增加了人们对外界信息的需求,使信息传播呈现出再次传播乃至多次传播的特点。信息的每一次再传播都不可避免地要经过传播媒介“把关人”再一次的选择、加工与重构在这里,把其称之为“二次把关”,在当前国际新闻传播秩序极其不对等的情况下,“二次把关”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另据报道,2003年3月31日,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解雇其驻巴格达特派记者、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阿奈特,理由是他接受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的采访时说“由于伊拉克的抵抗,第一个战争计划已经失败了。”“显然,美国作战计划的制订者误判了伊拉克军队的决心”对此,美国新闻界和学术界纷纷撰文批评他的“不爱国”行为。一位资深记者在《纽约时报》撰文,并引用美国法律条款斥责阿奈特有关“真相”的言论,涉嫌“叛国罪”,

据资料显示,自1985年美国组建国家新闻处后,就开始把媒体作为武器系统的一部分进行精心设计西方通过对全球舆论市场的垄断,利用控诉暴行、夸大利害关系、妖魔化、两极分化和反宣传等种种手段,在和平时期进行观念灌输,影响对象国民众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在战争时期则混淆视听,左右人心向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④

从中不难看出,美国新闻宣传明显具有“双重性”: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新闻自由让位于国家利益根据西方的新闻理论,民主是让社会能够听到多元的声音,尤其是保证少数人的声音不被埋葬;新闻自由更是为了维护这样的民主制度,要求媒体不仅报道多元的声音,且要平衡和公正地报道斗争或战争双方的声音,

炫耀武力,“先声夺敌之魄”,威慑效应的心理依据是威慑的潜在性,即存在于人们的思想意识之中。根据人的心理特征,通过连篇累牍、铺天盖地的海量威慑性信息的密集传播,就会形成一个威慑信息高压态势下的“新闻场”、“文化场”,形成一个兵临城下、大兵压境的虚拟空间,从而使对方官兵、民众和高层领导造成认知上的迷盲,判断上的失误,决策上的失算,面对“大难临头”的绝望情境,最终不得不束手就降,1940年4月,德国驻挪威大使馆专门邀请挪威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军队高官参加一场电影招待会,放映德国新近摄制完成的报道德军用闪电战占领波兰的新闻纪录片《火的洗礼》,纪录片形象直观地报道了德国迅速占领华沙的场景:德军飞机狂轰滥炸,数小时内有21个机场遭到袭击,包括华沙在内的30多个城市陷于一片火海,波兰200万军队土崩瓦解,溃不成军放映结束,德国驻挪威大使则意味深长地再三提醒:是要战争,还是要和平!结果,第二天早晨,德军1500名陆战队员奏着胜利进行曲,踏着整齐的步伐开进奥斯陆,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这个国家。⑤

诚然,美国的媒体大都属于私人公司,表面上看,政府似乎无法直接控制记者,正所谓标榜的“新闻自由”“”。但是,记者的职业操守与整个社会控制和商业压力一脉相承,其社会控制包括记者所在媒体公司的收视率、发行量,事件爆发时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战时,社会强烈要求记者坚持爱国主义、维护军人的安全和尊严,记者的报道就成了政府和军方新闻发布会的传声筒、大公司利益的维护者、御用文人和学者观点的扩音器因此,显得空前的高度集团化,容不得异样的声音。正如站,仅因刊登了美国战俘和伊拉克死难平民的照片,被其母公司借口“美国没有一家电视台允许任何死亡的美国士兵和战俘在屏幕上展示”而封杀。

“设置议程”为己正名,变强权为正义美国是一个传播大国它有1600多家日报,每日发行量达6000万份;有1万多种期刊,每期发行总量3.65万份;有1万多家电台,5亿多台收音机;有1500多家电视台,拥有美联社、合众社两大世界级通讯社,还拥有实力强大的ABC、NBC、CBS、CNN四大电视网;负责对外宣传的“”,在亚、非、拉美和西欧等世界各地,有近4000家广播电台转播和重播它的节目。另外,由于联合国等众多的国际性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又使得美国媒体对国际舆论的影响愈益强烈这就为美国政府凭借其传播强势,为实现自身利益,暗中设置议程,左右国际舆论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⑥在近期的几场局部战争爆发前,美国总是进行大规模的新闻宣传和舆论造势,将公众焦点“议程设置”始终定位在对象国首脑的丑化和老百姓所遭受的痛苦的夸大描述上。在美国舆论的引导之下,人们才开始关注阿富汗,知道“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拉登、奥马尔等,原因就是美国政府引导媒体对其极力妖魔化的结果,通过舆论宣传和造势,美国总是把自己描绘成救世主的化身,是为世界的和平与自由而战于是,美国的“强权”演变成了“正义”。

事实上,美国加强战时新闻管制由来已久不仅有《宪法第一修正案》保证“新闻自由”,还有《美国新闻管制条例》框定了战时的游戏规则:在未来战争中,军队必须战胜两个敌人,一个是军事战场上的敌人,一个是舆论战场上的敌人,后者包括本国和所有其他国家的无冕之王们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成立第一个政府检查机构“克里尔委员会”,对违反规则的记者和媒体的严格检查达到苛刻地步二战期间,选择了比较温和的管制措施,但这并非意味着政府和军方对新闻管制。相反,在近几场局部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讲究宣传策略,一方面,严明新闻报道纪律,恪守战地采访、稿件送审、新闻发布等制度,另一方面,允许“不听话”的记者在前线自由采访,但宣布无法保证其安全,加强战时管制的最终结果,使得独立采访战争变得不可能,必然是被美军锁定了战争报道的宣传口径。

掀起“沉默的螺旋”,取得公众的认同与支持美国通常对公众舆论进行“议程设置”“定调”后,紧接着运用其强大的媒体力量,掀起“沉默的螺旋”,迫使反对意见和异样声音渐渐陷入沉默,从而以大量“莫须有”的“事实”,掩饰其发动战争的真实用心,诱导国内公众和国际舆论对美国战争行动的广泛认同和支持伊拉克战争期间,虽然美国国内反战的声音一天高过一天,但美国主流媒体反映出来的还是政府的声音和意志,他们通过各种组合的画面和剪接的事实,大力渲染萨达姆的残暴统治,而且还与拉登领导的“”组织连在一起报道,说他们两位是世界安全威胁最大的祸根,从而激发人们像痛恨那样去痛恨萨达姆,进而煽动美国人民为保卫“自由”和“民主”而战的战争狂热。由于美国传媒的绝对霸主地位,人们很难知道事件的真相,不但美国国内民众不甚清楚,世界上也有相当一部分国家被蒙在鼓里

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新闻宣传相比,伊拉克战争最明显区别的标志在于,主动设置、运用新闻议程,并成功地推行“嵌入战略”,

盲目跟风西方炒什么新闻,我们一些媒体就跟着炒什么新闻,结果一些夹杂着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新闻通过我们自己的媒体来影响着我们的舆论伊拉克战争期间,一些媒体为了搞到所谓独家新闻,直接从美国的网站上翻译,甚至连那些宣传色彩极浓的照片也扒下来直接放在自己的网页上、版面上⑦结果,给我国受众造成的印象就是美国处心积虑地要打萨达姆似乎真的是其宣扬的“正义行动”了。

新闻媒体的重要职能是议程设置通过它,框定媒体报道什么,强调什么,隐含什么;决定哪些是要闻,哪些能够上头版头条,以引起受众的关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美国的“新闻策划师”们着手在新闻词汇里搜寻言简意赅的“标签”用语,设置议程,一如英国《独立报》2003年7月13日列举的20个议题,像“伊拉克为911负责”“萨达姆有能力制造天花病毒”“伊拉克能在45分钟内将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部署完毕”“伊拉克在给武器核查人员设置障碍”“美国将轻松赢得战争”等等,创造了“暴君萨达姆”“人体盾牌”等词汇,尽管战争打响后,美军仍然没有找到的真实证据,但议程设置仍然相当集中我们需要战争!

人云亦云。西方传媒大国的报道实力强、速度快,我们的媒体在一些国际突发性重大事件新闻引用美国媒体的报道也情有可原,但是,西方发达国家非常善于选择时间、场合、记者和信息量,来左右媒体对某一事件报道的国家如果我们在不了解事件具体背景的情况下,就对其发出的新闻采取全文照录的方式进行转载或翻译,恐怕我们的某些媒体就可能成了别国政府的“扬声器”,在不知不觉中为他们制造了声势美国人说“”组织可能要发动了,我们一些媒体就根据西方网站上的消息,编几条综合报道,往往是既不标明消息来源,也不写日期。负责“把关”的编辑们有必要想一想,这些是不是美国政府故意需要全球媒体的配合宣传呢?在国际重大事件爆发时,许多中国媒体也是或雇佣一些懂英文的人,利用网上庞大的英文新闻资源编译新闻;或由本报记者、编辑编译全球媒体的新闻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几乎忘记自己的立场和视角,在消息来源和题材的选择上,把“议程设置”的权力拱手与人。

如果说成功设置新闻议程是搞好新闻管制关键环节的话,那么,推行“嵌入战略”则是重中之重,是对世界媒体“培植议程”的自信表现“嵌入战略”,源于对“双向对称模型”理论的灵活应用,这一理论的精髓在于“基于调查研究的双向互利的实践”推行“嵌入战略”,把媒体记者与作战部队捆绑在一起,似乎记者能够实时报道战况,作战部队又能有效保障记者的安全,可以实现“双赢”。但更重要的,在于它能掌控媒体对前线的报道而且,随着信息技术和媒体的快速发展,光依靠封锁和堵截无济于事,“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推行“嵌入战略”,新闻报道效果会更好。

渲染炒作现代高技术武器的杀伤力,不只是其强大的物理摧毁能力,更是对人们的心理杀戮有些媒体在介绍西方发达国家的高新技术武器装备时,都是“战斧”导弹有怎样的毁伤力,“爱国者”导弹是如何将对方导弹拦截下来的,渲染得神乎其神这种不负责任的渲染炒作对民众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恰恰是某些西方国家想要达到的目的。

美国从其他国家和地区邀请100多名媒体记者,有条件地嵌入作战部队随军采访,限制了其他国家和地区媒体报道的内容。对此,新华社记者胡晓明形象地说“我与美军签下了生死状”,其内容包括:限定记者在作战单位内生活、旅行、吃饭、睡觉,并“自由”采访;出现任何违背政府关于嵌入的指示、命令和管理情况,都可能使嵌入终止;媒体不得以任何理由对政府提出某种赔偿要求或诉讼政府等。还明确要求,不允许报道行军路线、作战计划、伤亡人员的姓名等,规定送审稿件的最终决定权在作战单位指挥官大部分随军记者报道的选题、图片、画面都是有关美军官兵在战场上的动人场面、美英联军武器装备的精彩报道胡晓明也不例外,被嵌入“小鹰”号航母后,只能报道“小鹰”号,并且只能从美军的角度去报道战争而对美英联军的伤亡、俘虏的报道,就只能出现在伊拉克电视台或者半岛电视台上了

据统计,覆盖我国上空的境外频道,目前已有美国的世界电视网、CNN,英国广播公司“环球电视”,“德国之声”国际电视台和法国国际电视台等。辐射亚洲的英国卫视宣称其目的是“就重大国际事件传播英国观点”美国宣称建立“自由亚洲电台”是要向中国人民提供一个所谓“独立的、不受控制的新闻来源”通信技术的进步、通信设备的更新,解决了西方对华广播和电视信号飘在空中、难以落地的难题,境外和海外正是以这样的势头“从天而降”,进入中国的千家万户,另外,来自西方的网络新闻更是浩如烟海,令人难辨真伪也就是说,多家媒体现在可以绕过央视、新华社等国家新闻机构的“二次把关”,直接“上星”、“上网”,看到和翻译外台、外电、外报,不通过“主渠道”即能获取国际新闻,这样,有些媒体看似获得了更多、更大的自由度,但实际上责任更大了,进行“二次把关”的担子也更重了。

CBS着名新闻主持人丹拉瑟一语中的,“嵌入的一个可能后果就是记者不能把消息立刻发出在嵌入和埋葬之间,只有一个很细小的界限。”他道出了被嵌入作战部队的随军记者的处境。

提高“二次把关”的意识从现实情况看,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国际新闻传播不对等的状况还将依然存在,西方发达国家的传媒集团仍将是重要的国际新闻来源,而人们对世界变化了解的需要和对信息的需求,客观上要求我们的媒体必须对国际重大突发事件给予及时报道。虽然从根本上说,没有绝对客观的新闻报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新闻素材的选用。在选用新闻素材后,重要的是如何进行价值判断和舆论引导,一定要分清新闻来源的背景和可能隐藏在背后的意图。当我们很难对事件进行全面地把握的情况下,就要“不为”和“慎为”,对某些敏感或把握不准的问题上慎之又慎,少发言乃至不发言

纵览近几场局部战争中美国的新闻宣传,不难发现,美军先入为主,占尽新闻报道的先机,且把利用新闻媒体当作心理战术的一部分来运用,自始至终,攻防兼备,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进攻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时,在乌姆斯盖尔镇遭遇顽强抵抗。对此,CNN电视网利用电视屏幕下部的滚动条,连续播报说“乌姆斯盖尔守军已经投降”第二天,全世界许多媒体跟风报道,称乌姆斯盖尔镇的8000名守军全部投降。这则作为心理战信息发出的假新闻,目的显然是迷惑敌人在巴格达的指挥中心,瓦解对方的士气。利比亚战争一开始,美军启用曾在伊拉克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经过改装的心理战飞机,用英语、阿拉伯语和法语进行无线电广播,对利比亚的港口、商船和军舰上的人员进行宣传,煽动人们反对卡扎菲政权,指控卡扎菲违反了联合国决议,由此对卡扎菲政府和政府军构成了很大的威胁,从此也掀开了卡扎菲政权众叛亲离的序幕,在美军轰炸阿富汗前,政权通过其派驻巴基斯坦的外交人员多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否认与“91l”袭击有关,同时要求美国出示证据则将号召“”的讲话录像带秘密送往半岛电视台,在伊斯兰世界的民众中引发了反美情绪。为应对和对世界舆论的影响,进行反制宣传,美国相继向巴基斯坦政府、半岛电视台施压,切断其播发新闻的渠道。在此基础上,启动一个以穆斯林青少年为目标观众、纯阿拉伯语的频道,目的是让“阿拉伯青少年相信,美国并不反对伊斯兰”,以此消除反美情绪;除在“”广播中增加阿富汗普什图语广播,延长阿拉伯语广播时间外,另设“自由阿富汗电台”,拓展新闻报道的空间美军还专门派出飞机,空投40万张传单,传单的一面是去了胡子、西式打扮的电脑模拟像,另一面是一个死掉的“”组织成员,配上文字解说“谋杀者和胆小鬼已经抛弃了你们!”传单还包括美国驻各国领事馆编辑的阿拉法特和穆巴拉克等人支持反恐战争的声明等这种做法从心理学上看,是有意破坏在其信徒心目中的形象,是美国为“在阿拉伯世界的良性形象而战”。

增强“二次把关”人的能力。保证“二次把关”的质量,新闻人的素质至关重要负责西方新闻再次传播的“把关人”,不仅要有良好的新闻编辑能力,还要有一些必要的专业背景知识,如国际政治学、传播学和外语知识等,做到专版由专人负责,在保持通俗易懂的前提下,新闻报道才会有分析、有解释、有言论,让读者看到新闻背后的含义。因此,要重视对“把关人”业务能力的培训与交流在对西方新闻的选择中,有些编辑即使有专业背景知识,也很难说就是专家。因此要注意和各个领域的专家联系,在自己把握不准的问题上多请专家进行点评

利用新闻媒体进行心理战,还可以采取许多策略,比较典型的有“第三者认同法”,如五角大楼的假消息,有时会通过英国媒体或者谋求加入北约的某个东欧国家的媒体发出,因其远离消息的真正来源,且由第三者发出,显得更加可信。英国《卫报》2003年4月4日在一篇报道中坦承“散布假消息作为军事战术已经有一段历史了当战争继续进行时,记者们会更加意识到这一点的”。

坚持“以我为主”的方针策略。为避免因新闻来源的把握不当,而引起不必要的报道态度偏差,要坚持使用国家权威媒体主流渠道的稿件对于铺天盖地的网络和外国媒体上对相关新闻的报道,尽量不直接转载和翻译同时,还应充分发挥我驻外记者的力量,对于发生在其所驻国或周边国家的有关新闻进行及时或补充性的报道。

在近年来的几场局部战争中,美国政府和军队一直都在总结经验,整合完善外交、媒体、广告和公关的组合运用能力,均能实现法国哲学家艾略尔提出的舆论“总体宣传”效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